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!

已阅读

OPPO不造车但已“上车”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22-09-20

  从主业手机的厂商尝试介入造车和智能座舱,到新能源车新势力搭建手机团队可以看出,新能源车的快速普及,为智慧化连接的未来生活打开了诸多场景演进需求、甚至商业化发展空间。这让车机互联,及背后更庞大的生态链接技术演进和发展模式,成为各类型终端厂商当下都在思考的命题。

  目前手机厂商在推进包括车钥匙方案、APP无缝切换、观影模式等落地探索,但还存在较为明显的交互有限、生态封闭、互联方案各异等问题,寻找破局之路尤为关键。

  近日,OPPO、上汽集团、上汽零束宣布成立联合实验室,并发布车-机跨端融合解决方案——生态域及《生态域白皮书》,显示出一种新尝试路径。

  OPPO副总裁吴恒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记者分析道,早期的车机互联可称为“Internet in the car”,即互联网就在车里;但未来不仅会走向“Car on the Internet”,把车放在网上,还有“Cloud on the Internet”,所有IoT设备都将基于端云协同达成连接,这也是OPPO对车机互联的终极建设方向。

  OPPO的合作对象上汽集团,此前曾将自动驾驶等关键技术称为“灵魂”,表示不愿意由一家供应商提供整体解决方案。软件定义汽车时代,车企需要平衡把握坚持自身定位和开放边际能力的关系。

  “目前OPPO与上汽的联合发布,是双方把技术能力构架好,未来希望开放出去,至少安卓阵营中,希望尽量统一起来成为一种(车机连接)标准。在当前行业里,只有开放,才有生态未来。”吴恒刚如此指出。

  在融合计算时代,不同终端厂商的思考和应对都有所不同。尚且难言何种模式最为成功,但或许能够充分被信任和充分开放,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前提,也是接下来终端大厂们进一步向外发展,迈入大算力时代智慧生活的关键钥匙。

  在对车机互联探索路径中,无论是整机厂商下场跨界造硬件,还是先从系统、座舱等环节切入,背后都源于一点:大小终端之间的无缝连接、甚至智慧操控,是5G时代演进过程中的必然应用趋势。

  而深耕所在领域多年也不惜重新搭建团队跨界,无疑有所顾虑:不同厂商之间难以形成对彼此硬件间的流畅连接和操纵,因此只能自己全盘掌握在手。另一层则是类似前述整车厂的顾虑:软件地位越来越重要,但此前整车厂积累偏弱,又难以接受充分交给其他厂商主导的局面。

  但跨界不仅要耗费巨大资金和人力,更有不可忽视的沉没成本。其间尤为重要的,就是“车”和“机”角色之间,以何种模式寻求能力融合?OPPO给出的答案是,“充分交互,又各自独立”。据介绍,前述车机解决方案背后,是OPPO搭建的智慧跨端系统“潘塔纳尔”。作为支撑,它并不是一个独立软件操作系统,而可以理解为是一个链接不同终端操作系统之间沟通的“中间件”。

  这一定义与厂商的思考和选择有关。此前OPPO就曾密集调研过汽车产业生态,被认为或许曾考虑过造车相关事宜。

  对此,吴恒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“我们对造车非常谨慎和敬畏。车规级调试和底层软件都属嵌入式,应用和服务型软件相对少。但嵌入式软件调试中,车规系统要求很高。所以OPPO和上汽双方在合作过程中,就算是互相融合,也更多偏座舱域相关能力的交互,暂时还不涉及到驾驶域。因为倘若用手机来刹车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事,所以车规系统我们暂时不会涉及,更多是在座舱域里,控制座舱加热、座椅按摩、空调打开、娱乐等功能。”

  他续称,近一两年间,OPPO对造车与否思考地更加清楚。公司还是要在产品主航道(智能手机)上把基本能力和内功做好,也即硬件能力、软件能力、云端能力等。而目前OPPO没有造车计划,也是能够更好形成与整车厂充分信任和开放合作的基础。

  在车机互联方面的落地探索,据OPPO智行总经理章欣介绍,2019年前后OPPO曾对车机趋势进行方向性洞察,随后便赶上了行业发展红利期,也切实找到了手机和整车间共生共融的状态。

  目前OPPO已经有车钥匙功能、车上手机闪充、手表车联、车机解决方案OPPOCarlink四部分能力落地。

  “这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车机解决方案,而是提供一些轻量低代码架构的边界条件,再做融合体验。同时,上汽的SOA主架构还在他们的手里,潘塔纳尔系统的主架构也在OPPO手里,这是双方定义关键握手的条件。”吴恒刚强调,此次合作有从技术融合到未来产品化的落地过程,涉及技术预研、关键能力构建及标准建设。

  至于车机互联的发展进阶,吴恒刚向记者拆解道,早期车上多是简单的联网或基础应用信息显示;第二阶段伴随新能源车的出现,开始有智能座舱体验;第三阶段则将走向智能出行。

  举例来说,在Car on the Internet阶段,上车前可以通过手机操作提前打开车窗或空调;上车后可以按需调动车内或手机端的传感器,进行无缝AR导航、视频交互等;离车后通过手机操作关闭车窗等。

  车机互联的底层逻辑,在于手机尚且是人们短期内无法抛弃的关键数字化连接入口,而汽车也正在具备这些能力。

  8月30日举行的2022 OPPO开发者大会(ODC22)期间,上汽集团副总裁、总工程师祖似杰在演讲中表示,未来智能电动汽车将是可以打通整个社会要素的智能终端,串联起包括工作、生活、交通等乘车人的24小时经历。“我们认为,生态域将会和车身域、智驾域、座舱域一样,成为整车电子电气架构的核心组成部分。”

  这里提到的生态域,就是基于OPPO潘塔纳尔系统,连接上汽“银河”SOA软件开发者平台和手机操作系统开发者平台间的“中间件”,一种类似“高速公路”般链接能力的存在。不同于一般大众所认知的安卓、IOS这类手机操作系统,OPPO于三年前开始思考搭建的潘塔纳尔智慧跨端系统属于一种“中间件”。

  OPPO软件战略总监张峻向记者介绍,中间件是嫁接在OS(操作系统)之上的软件层,用来连接不同设备,以达到更好协同、资源调度。

  “一方面,中间件系统保持了最大的开放性和友好性,对于各三方生态设备的系统是解耦的,保留了生态伙伴本身的系统特性,同时又为它增强跨端能力。另一方面,中间件系统是从连接层到端云融合时跨端的资源调度,再到基于人的融合感知交互,再到服务流转和服务治理架构。内部分成多层后,中间件的能力会比简单的应用级联动能力更强些。”她进一步解释,这被定义为,向下联结多终端,向上联结服务商流转,由此成为中间的腰部能力。

  “潘塔纳尔核心要解决如何突破多元化服务和异构设备限制,重点聚焦用户关键的高频场景,做到贴合用户需求提供相应能力支持,同时对服务商能实现商业共赢的正循环系统。”她举例道,如在出差场景中,通过潘塔纳尔的连接,可以从手机收到相关打车、航班、订票、下载等一系列提醒“卡片”,由用户决定如何操作。因此中间还涉及直连如高德、美团等服务商的商业能力。

  当然,期间具体连接入口、推送方式、多账户协同等方面问题也在不断优化进程中,因此今年推出的是潘塔纳尔1.0版。

  吴恒刚向记者表示,目前OPPO推进车机互联业务的核心在于,先建设能力,再建立标准,然后结合OPPO参与牵头的ICCOA(智慧车联开放联盟)进一步复制和推广。

  资料显示,ICCOA由小米、OPPO、vivo三家手机厂商发起,目前成员包括魅族、中兴等通信厂,高通、恩智浦等底层产业链厂,吉利、比亚迪等整车厂或旗下研究院,及高德、喜马拉雅等应用服务供应商。

  有意思的是,其中不乏跨界造车或跨界造手机的厂商,某种程度或许也显示出行业间对此存在开放式参与的期许。

  “没有用户价值的纯商业模式是不长久的。我们觉得从技术预研、标准化建设到产品化落地需要三年。在此过程中先把体验做好,再思考商业化可行性。”吴恒刚认为,生态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开放,当一家企业想通过做平台把自己变成一个大主人时,就很难形成开放式生态。OPPO未来希望构建成生态型科技公司。

  车机互联背后,是不同整机厂商面向万物互融未来,对端云融合从技术实现到商业路径探索的思考。

  吴恒刚表示,未来OPPO要把手机主航道做好的同时,把与之强相关的其他跨端全场景服务也做好。这主要包括三大场景:室内家居、办公、出行场景。

  “未来高端智能手机要提供更好的体验,必须要好的基础技术能力,包括硬件基础性能、软硬芯垂直整合、端芯云垂直整合等,这会对未来交互形成更与众不同的体验。”他指出,其中软件框架能力在未来会扮演更重要的价值,虽然早期手机中的软件更多是交互UI类,但未来软件将调动诸多底层传感能力,形成更好的交互行为。

  举例来说,整车中使用的主芯片制程远不如手机主芯片迭代快、算力高,在充分互融状态、保障安全的前提下,未来手机也将承担起部分汽车端所需的计算能力,以进行更好数字化交互。

  从发展路径看,潘塔纳尔不是手机操作系统,在将来更没有定义为是OPPO旗下的系统。

  OPPO软件技术规划与架构总监洪汉生分析道,“如果做操作系统,意味着所有硬件设备必须搭载这个操作系统。第一,我并不认为如果我们做操作系统,有能力要求整个行业所有厂商都去搭载。第二,如果开发操作系统,意味着对整个行业的硬件设备都要有一定掌控权利,能否运行起这个系统对硬件有一定要求。第三,对现有庞大的存量设备不够友好,当已经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安卓生态时,让如何用户选择,是要思考清楚的。”

  而对于潘塔纳尔的搭建是一个类似共创的过程。他续称,相关团队与国内十余家核心高校联合研发,在不久的将来会考虑进行开源。“至少在过去潘塔纳尔从0到1发展过程中,大概每年在产学研合作有接近2亿元投入,这只是我看到的一部分。”

  据悉,今年发布的潘塔纳尔1.0将在明年陆续实现,大部分体验会在OPPO旗下软件系统ColorOS13.1上发布。

  当然,在日益复杂的设备连接和算力需求等持续累加演进过程中,目前OPPO仍处在智能计算时代的初期,对于构建其中的连接系统来说也将如此。

  洪汉生告诉记者,目前潘塔纳尔的构建还在相对初级阶段。按照规划,在1.0阶段,希望做到连接稳定、局部低功耗或者更精准触达。后续希望更加智能,可以基于不同人的方位、不同设备优先级,系统自动连接并提供相应的智能化提醒甚至服务。

  在此基础上,当综合数据、传感、基础计算后,融合计算能力不断强大,可以基于情境感知,更好推理学习,进而支撑上层服务。

  服务能力方面,最早会聚焦于高频、高价值、用户刚需场景打透。“一下子做到庞大规模不现实,没有好平台就能吸引很多伙伴也不现实。我们首先让大家看到潘塔纳尔的价值、规模成长,成长的最大核心在于无处不在,从过去人找服务,变成服务找人。这其中能力进阶我们已经勾勒出了大概样子。”他续称。

  在这个算力爆发时代,以手机为中心串联起的多元终端生态,正为未来的智能化生活打开大门。由此也对既有产品形态、商业模式、技术连接路径等带来新的变数。这一动态变化,成为终端厂商的挑战和机会。但的确,足够开放才能够更好融入万物互融的未来。